中国光伏20年:江湖风云录(四十一)

2021年12月02日 8:52 10191次浏览 来源:   分类: 光伏   作者:

导读:   1993年,退伍军人兼商人苗连生在媒体报道中捕捉到了光伏产业的发展机遇,从此,他和他的保定英利便在中国开启了光伏行业的新纪元。

五、“疯子们”:

跨越世纪的中国光伏人

(20世纪90年代末-2003年)

4.保定英利:苗连生(上)

1993年,退伍军人兼商人苗连生在媒体报道中捕捉到了光伏产业的发展机遇,从此,他和他的保定英利便在中国开启了光伏行业的新纪元。

苗连生,1956年生于河北保定。他13岁参军入伍,28岁退伍转业,在长达15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加过援越抗美战争和对越自卫反击战。战争的锤炼,使苗连生拥有独特的果敢、坚韧和家国情怀。

20世纪80年代初期,改革开放刚刚起步,苗连生退伍后,因为颇具商业头脑,成为了中国民营经济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他做过脱水蔬菜,做出过第一桶弱碱性电解水,卖过垃圾分类的垃圾桶,开过保定的第一批KTV,也当过包工头。1987年,他敏锐地捕捉到女性爱美的天性正随着社会经济的开放被释放出来,于是创办了保定英利化妆品贸易公司,并首次将化妆品专营模式带到保定,创立英利化妆品经销部,从事知名品牌的化妆品代理工作。他的商业头脑从这时起就显露无疑,他说,“中午招呼客人不用太热情,晚上则要用上所有力气,尤其是对逛街的小情侣。”

靠着看似低端却有效的商业运作,精明能干的苗连生仅靠卖化妆品,就使英利实现了年销售额2亿元的“天价”。而苗连生并不想止步于此,在别人蜂拥进入这个领域的时候,他却选择退出日益火爆的化妆品市场,决定另辟新天地。有人这样评价苗连生:“他是一个‘拓荒者’,喜欢开辟新的行业,成为领跑者。一旦尾随其后的人多起来,他就要考虑再次挖掘新的商机了。”

苗连生有每天必看《人民日报》《新闻联播》和《河北日报》的习惯,并且能够从中捕捉到政策的新方向。1993年,中国还没有商业化生产多晶硅太阳能电池的能力,人们对太阳能的认识还停留在“热水器”阶段。他曾表示,因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报纸上看到了一个豆腐块大的报道,文章讲述的是光伏产业将成为未来发展最快、最赚钱的产业。于是他茅塞顿开,决定进军新能源产业。他以商人独有的敏锐“嗅到”了商机,于是放弃了前面所有的生意,开始查找一切关于这一低能耗、高效率的高新技术资料。虽然在此之前,苗连生从来没有过任何相关经验,但这似乎也成为他雷厉风行、敢于尝试、敢于放弃的最好证明。

同年,他决定从日本引进一条太阳能霓虹灯生产线,并确立了要从经营型企业向经营生产型企业转型的思路。苗连生曾回忆到,刚开始涉足太阳能产业时,全国做太阳能相关产业的人寥寥无几,就连参加国际会议,同行业一共才100余人到场。而社会上,很多人都以为他是卖热水器的。当时,国内还没有商业化生产多晶硅太阳能电池的能力,用太阳能发电,对很多人来说,不过是科幻电影里的一个镜头。尤其是在河北这样一个内陆省份,发展太阳能的前景更加不被看好。放着好好的生意不做,从事这样一个“天方夜谭”般的行业,苗连生身边的人都很难理解,反对声不绝于耳。正是在这样艰难的生存环境中,苗连生不仅没有退却,还将其他产业的盈利都补给了英利光伏公司。

1996年,全球无电地区推行“光明工程”的倡议首次在津巴布韦共和国的世界太阳能高峰会议上被提出,我国因用电难造成经济发展掣肘的现实,令苗连生深受触动。他深知,让无电人口享受到“光明工程”并非易事,而太阳能或将成为解决这一问题的重要路径。但现实是,当时国内既不掌握技术,也没有合适的工厂和设备,引进设备、建设的费用堪比“天价”。那年,他看准了一个有专项拨款的西部大开发太阳能项目,但由于国家开发银行发放的专项拨款无法给予民营企业贷款机会,他不得不将原来的化妆品公司进行重组。1998年,经过对国际光伏形势的多方调研论证,注册资本为500万元的保定英利新能源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并向保定高新区管委会下属投资公司出让60%的股权,形成国有控股民营机制,管委会不干涉企业经营。

当时,国家电力供大于求,电网上现成的电都卖不出去,未知的新能源自然不被期待,苗连生义无反顾地投入到了这个前路不知是“馅饼”还是“陷阱”的行业里。没有厂房,就在别人留下来的50亩“半拉子工程”上改造出保定英利,主营业务为硅太阳能电池及配套产品的研制、生产、销售,并承揽光伏电站等太阳能工程。

1998年,我国政府积极响应国际绿色低碳、发展新能源的号召,国家计委提出要建设一个3兆瓦的多晶硅太阳能电池及应用系统示范项目。“3兆瓦”这个数字,在现在看来小得可怜,但在当时,是国家高科技产业化发展项目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以解决2300万边远地区居民无电问题的“国家光明工程”配套项目,其意义之重大可见一斑。

得到这个消息,苗连生兴奋得彻夜难眠,当即联络另外两家企业商定申报事宜。可是,因为前景不明朗,加之政策约束,两个合作伙伴担心资金打水漂而退出。苗连生没有放弃,他决定拿出自己的积蓄来努力争取项目。当时,他一天跑两趟北京,到中科院和电子工业部六所请教专家,原国家计委的走廊里经常出现他的身影。他回忆道,“我们不知道跑了多少路、跑坏了几辆车,甚至放下一切商业活动来争取项目。”他的同事说,他们经常一大早在河北石家庄,中午到北京,中途打电话告诉公司准备午饭,同事们将大饼包子送到高速口,一群人边吃饭边赶路。同年5月,项目通过原保定市计委审批;6月,通过原河北省计委审批;7月,正式上报国家,由原国家计委工业司、产业化司、投资司、政策法规司联合审查项目的可行性。

责任编辑:周大伟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goxema.com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

附近的近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