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第二波疫情浪潮来袭 对铝工业有何影响?

2021年05月06日 10:12 2353次浏览 来源:   分类: 铝资讯

导读: 印度是亚洲除中国外大的铝生产国家,国内有三水铝土矿资源,分布在奥利萨邦、安得拉邦、吉吉拉特邦等地区,并围绕这些地区延伸出氧化铝精炼、电解铝冶炼、铝加工等工厂。

  连日来,印度疫情形势不断恶化,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数急剧增长,引发关注。4月27日,印度累计新冠肺炎确诊超1763万例,连续6日每日新增确诊超30万例。
  印度疫情失控的主要是由于印度流行病毒株B.1.617出现双突变,以及三月份印度的社会管控出现了放松、放弃社交距离和疫苗接种率偏低共同导致。而且疫情刚暴发时,政府对疫情处理也不够积极,才会出现四月份疫情进一步发展。
  印度是亚洲除中国外大的铝生产国家,国内有三水铝土矿资源,分布在奥利萨邦、安得拉邦、吉吉拉特邦等地区,并围绕这些地区延伸出氧化铝精炼、电解铝冶炼、铝加工等工厂。     2020年印度原铝总产量约355.9万吨,占亚洲(不含中国)总产量的31%。印度疫情爆发,会对当地铝工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企业层面
  从企业层面来看,印度主要有三家大型的铝企业/集团,分别是韦丹塔资源(Vedanta)、印度铝工业公司(Hindalco)和印度国家铝业公司(Nalco),均为上市公司,财年从4月1日开始,至次年3月31日。
  韦丹塔资源(Vedanta Resources plc)
  韦丹塔是一家自然资源公司,从事矿产,石油和天然气的勘探,开采和加工。公司生产锌,铅,银,铜,铝,铁矿石,石油和天然气以及商业电力,业务位于印度、中国、赞比亚、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马来西亚等地。其中,铝业务包括氧化铝和原铝,产地均位于印度,2020财年韦丹塔氧化铝产量181.1万吨,原铝产量190.4万吨。
  印度第二波疫情浪潮来袭 对铝工业有何影响?
  数据来源:上市公司财报、天风期货研究所
  目前该公司财报只披露到2021财年H1,氧化铝产量93.8万吨,原铝产量94.1万吨,同比分别增长9.6%、减少0.6%,在去年疫情严重时期,氧化铝业务还进行了扩张,电解铝生产受影响不大。公司在半年报里预计2021整个财年氧化铝产量达到180-190万吨,原铝产量190-195万吨,和2020财年基本持平。
  反而是新冠疫情之下,公司对下游的关停和消费减少感到担忧。目前印度经济重镇马哈拉施特拉邦,从4月5日起就已实行宵禁等防疫措施,此后追加限制措施,如今几乎所有私有经济活动都已停止,该邦经济产值占到印度的大约16%,首府孟买是印度的经济中心和全印的大港口。首都新德里实施全城封锁,延长至5月3日,新加入到封锁行列的是印度南部的卡纳塔克邦,从4月27日晚间起实施为期14天的封锁令,各类封锁措施必然影响经济活动。
  印度铝工业公司(Hindalco)
  印度铝工业公司(Hindalco)是一家综合性铝业公司,公司主要业务包括铝土矿、氧化铝精炼厂、蒸汽发电厂和铝冶炼厂及附加值半成品加工厂。旗下拥有4家铝冶炼厂,年产能约130万吨,包括Aditya(36万吨)、Mahan(36万吨)、Hirakud(21.3万吨)Renukoot(37.3万吨),均配套有自备电厂,绝大部分电力来自集团旗下的煤矿,少部分来自水力发电,配套的还有氧化铝精炼厂。2020财年氧化铝产量为270万吨,原铝产量为131万吨,铝附加值产品(VAP)产量为31.9万吨。
  目前公司财报披露到2021财年前三季度,氧化铝产量为200.2万吨,原铝产量为91.3万吨,铝附加值(VAP)产品产量为18.1万吨,同比分别下滑0.6%、7.5%、24.6%。2020年印度封锁了近3个月,政府在封锁期间免除了关键生产设施的连续生产过程。冶炼厂继续运作,但是国内需求受损严重,汽车/交通,建筑和建筑,电气等行业停工,Q1消费增速同比下滑55%,VAP产量大幅下降。
  随着2020年底疫情好转,Hindalco计划2022财年Q1扩张氧化铝产能50万吨,扩张美国汽车加工线、中国常州汽车精加工线和巴西轧制线,打算着重发展罐料(can stock)、ABS(汽车车身薄板)和挤压型材等产业,把4.9万吨/年的挤压材产能提高到16万吨/年,并且强调多使用废料,减少原铝用量。原本,Hindalco全资子公司Novelis计划收购美国铝业旗下的Aleris冶炼厂,但因反垄断被美国联邦法院叫停。眼下印度疫情再次爆发,将对Hindalco战略部署产生负面影响。
  印度国家铝业公司(Nalco)
  印度国家铝业公司(Nalco)是印度矿业部旗下的政府公共部门企业,主要业务包括铝土矿开采、氧化铝精炼、铝冶炼、发电以及下游产品的整条价值链。旗下铝土矿山有Panchpatmali,2020财年矿石产量732万吨,氧化铝产量216.1万吨,电解铝43.8万吨。
  目前2021财年年报公告在即,NALCO的铝土矿产量达到736.5万吨,氧化铝和电解铝产量还未可知,根据季度报告来看基本持平。根据Wood Mackenzie新报告,NALCO已成为范围内铝土矿和氧化铝低成本生产商典范,公司目前打算加大投资,用700亿卢比开发Pottangi铝土矿、氧化铝第五精炼厂和煤矿运输项目,把铝土矿产能从730万吨提升至1050万吨,把氧化铝产能从210万吨提升至310万吨。除此之外,公司计划2200亿卢比扩建铝冶炼厂和自备电厂项目,后续还要围绕Angul厂建设铝工业园区。
  综上,印度三家铝公司/集团在疫情封锁时期,上中游业务几乎都正常运作,甚至有扩张计划。而下游加工厂则受到疫情影响较大,终端停滞将导致VAP订单下滑,对工业园区的战略扩张也有负面影响。
  对外贸易层面?
  印度铝土矿基础储量约为5.9亿吨,分布广泛,绝大多数产量为当地铝企所采购,少部分出口至国外。由于印度国内交通不便,陆路运输费用偏高,加上矿石品质一般,竞争力不断下降。随着几内亚项目的大幅开发,印度铝土矿逐渐退出中国,2019年中国仅进口33万吨印度铝土矿。印度疫情的爆发对铝土矿的供应影响甚微。  近几年印度氧化铝进口量逐渐下滑,与该国持续推进减少进口依赖、增加国内供应有重大联系。2017年开始,韦丹塔提出未来几年提升国内氧化铝产能,并且要限制公司年度氧化铝进口量在50万吨以内。Hindalco、NALCO在2021年也有扩产氧化铝计划,疫情之下,料进口依存度会再度下滑。
  尽管印度国内电解铝产能充足,但国内铝需求的50%却靠进口满足。印度同时进口原铝和废铝,2020年分别进口59.1万吨和128.8万吨。尤其是废铝这块,考虑到经济性和国内汽车行业快速发展等因素,印度进口废铝甚至超过原铝。
  印度国内铝生产商敦促政府在2021-22年预算中将原铝和废铝的基本关税,分别从目前的7.5%和2.5%均提高到10%,以遏制进口量的增长,目前该提议还未生效。
  2020年因铝沪伦比值大涨,中国电解铝进口套利窗口开启。而印度因国内需求萎缩,过剩严重,国内外市场的强烈反差使得大量铝锭货源涌入到中国。从中国的月度进口数据来看,自印度进口的铝锭比重高能达到50%,2020全年有29万吨印度原铝流入中国,排名仅次于俄罗斯。位居第二。
  印度疫情卷土重来,更加凶猛,服务业所受冲击尤其明显,制造业也受到拖累,或将减少对原材料的进口。与此同时,海外其他国家和地区经济复苏加快,沪伦比值已经回到1.18之下,中国进口窗口关闭,印度铝锭的外需相应减弱。
  综上,在印度铝产业的对外贸易环节中,铝土矿和氧化铝所受影响有限,原铝、废铝的进出口预计会受到新冠疫情和国内生产商排斥的双重影响而出现下滑。

责任编辑:王慧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goxema.com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

附近的近义词